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牌枪】雨雾天不小心打开崔斯特新模式

*【十次告白01/10】


崔斯特不是个热爱肌肤相触的人,他甚至有些抗拒过分亲密的拥抱,想想那些黏糊糊的汗和沾染上的粉尘——有点膈应。

只有格雷福斯是例外。他从没考虑过原因,或许他们本就拥有与生俱来的契合。

雨雾天让人昏昏入睡,崔斯特从软沙发上醒来,毛绒绒的毯子顺着动作滑了下来。他打了个哆嗦,麻利地将掉落的毛毯抓回来,把自己裹成个粽子。

他的动作引起了另一人的注意。格雷福斯扭过脑袋,手里还拿着皮尔特沃夫的早报。

“醒了?”

鼻尖懒洋洋地嗯声,挪着身子往热源凑。

“别忘了今天去莱斯夫人那做客。”

快要再次跌入睡梦的崔斯特总算回了些神,他眯着眼思考了下,从脑海里挖出相应的字眼。

“莱斯是个穷光蛋,伙计,和他赌浪费时间。”

作为皮尔特沃夫最富有的地下黑商,莱斯听了想打人。

准备在今天大干一票的格雷福斯意外地听见他出尔反尔,毕竟在这方面,崔斯特很少会放鸽子。他把得寸进尺的崔斯特扒下来。这只黏人的史莱姆一点也不好抓,用力掰了几下就放弃了。

懒洋洋的崔斯特软成滩烂泥,承包了格雷福斯的一只胳膊和一个肩头。死尸一具的崔斯特也只对一些小动作有些许反应,发现这一点的格雷福斯开始戳戳又掐几下崔斯特。见对方最多只是摇晃摇晃脑袋又没了反应,他开始玩起了手。崔斯特的手很漂亮,也精贵得很。手型修长,曲张之间露出一些岁月割过的细小伤痕,有些薄茧覆在指节上起了糙意,揉搓起来柔软灵活。

讲个笑话。

卡牌大师的手在黑市上比卡牌大师的命价格高两倍不止。

现在这双手被他蹂躏得泛起淡红,格雷福斯把其中一只抬上来,嘴唇抵上指腹,手的主人哼哼了几声没有动弹,他突然玩心大起地舔了下指尖,然后张嘴咬了下去。这一口可能真疼,旁边的人瞬间弹起来,手臂出劲按住了始作俑者。

“别惹我。”

怠懒的蓝眼睛不大清明,见到是格雷福斯后甩手撤了漫上的魔法,嘶哑的嗓子卷着困倦的调,硬是把威胁说出抱怨的意味。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不大对劲,崔斯特揉了揉收回的手,捂着毯子安静地近乎委屈。

格雷福斯看着这个球形体,一时间百味交杂。乖巧这个词不可思议地和崔斯特搭上边儿,充满了诡异感。

“不要闹。”

没怎么碰到这种情况的格雷福斯僵硬地试图挽回一个正常的崔斯特,撞见对方幽怨控诉的眼神消了声。

他把那一坨不成人形的东西往里边移,毛毯被扯乱揉成一团。把手递到对方嘴边,格雷福斯不自然地转了视线。

“你咬回来就行了,给老子正常点。”

都送上来了不尝尝岂不是浪费。崔斯特舔舐了下指尖,然后轻轻抿住,动作软绵绵的,还留着似有似无的睡意。

被弄得发痒的格雷福斯忍不住想要推开,下一秒烂泥就拽着胳膊攀附到他身上。

感觉咬手太亏便下嘴往人耳后根狠狠啃了一口。指腹触碰着身下骤然紧绷的身体,崔斯特浮现出一丝满足感。他压住想要推开他的手,脑袋埋在肩窝上不愿起来。

“别动,马尔科姆。”

崔斯特嗅着发丝含着凉意的味道,亲吻着熟悉的肌肤,不知为何越发懒倦。他用嘴唇摩挲着对方的脸颊,温热的话语颤动着滚出。

“我爱你。”

潮湿的空气里静得只剩呼吸。崔斯特不介意没有任何反应,含住耳垂满满咬舐,他半阖着眼,声音若有若无,仿佛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我爱你。”

他钳制住挣扎地想摸上他额头的手,露出小孩子没有如愿得到糖的模样。

崔斯特舔着自己刚制造出来不久的咬痕,嘴唇碰着皮肤下跳动的脉搏,牙齿磨了磨也没再下狠手。他只是挂在格雷福斯身上,蹭着衣领和发鬓,享受着呼吸回溅的暖意。

“我爱你。”

耳边咕噜的一声哼笑轻微又随意。

“嗯。”



END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