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一男子公共场合示爱 围观群众竟惨遭殃及!】

*丑蝠/丑蝙


乱成一团的嘈杂憋在厄狭的酒台里,喝得昏沉的壮汉挤在一块胡言乱语,其中一个明显要醉得脱离神智的人开口。
“你们说。”
吞酒迫使他停了一瞬,抓着瓶子又往口中灌完所剩无几的小些。
“那个小丑,该不会爱上那只蝙蝠了吧?”
他的手胡乱指着摆在角落高架上的小电视,市政府发出的警示闪现不断。在哥谭里,黑暗骑士和罪恶王子永远是话题人物,还要再加上一个哥谭宠儿布鲁斯·韦恩。
“爱?”
旁边的同伙半支起身体,挪着下巴含着疑问出声。醉酒可能让耳朵也不好使了。
“可不是吗。”
“小心让他听到把你揍掉半条命。”
周围几声嗤笑让他不乐意了。酒瓶往桌上哐当一搁,红着脖子瞪起眼。
“怕什么,老子可没干过什么罪。”
“我说得可不是他。”
被反驳的人大声嚷嚷着。壮汉横着眼睛,啐了口从房顶掉落混在啤酒里的木屑。
“那是谁?”
“小丑。”
有人嬉笑着说何止半条命。他摸了摸鼻头闷闷地哼声,又猛灌了一口。
“Hey,刚刚是在讨论我?”
在混乱里骤然拔高的音调太过于刺激大脑。壮汉抖了抖条件反射竖起的毛发,疑惑地扭过他已经不大灵活的脖子,视野里浑浊的镜像晃着紫色西装,和圆帽底下露出一半的小丑妆容。
“我听见了我的名字。”
忽然出现的人用白手套指了指左耳朵,他的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几个醉汉用仅剩的小块理智注意到了,瞥了眼手边的武器咧咧嘴笑。
只要不会蠢到是枪就行。
最开始讲话的人咕噜着大笑。
“不,他和clown可不大一样。”
他调侃地扫了眼那身装束意有所指,用力拍了拍外来者的肩膀,顺便就放松地仰在椅子上了。
“虽然他们本质上都是惹人发笑的哈。”
瞅见对方像是表达赞同地点头,说话人突然兴致高昂。
“我们在讨论小丑,不是说你,是那个你知道的,the Joker,爱蝙蝠侠爱到什么程度。”
旁边的人唬着嗓子抱怨上一秒的话题明明还是这件事存不存在,有人大笑着讽刺这种别样的求爱方式,假如这是真的。
“Aha,这个我很清楚!”
木桌被狠捶了一下,咣当一声炸响整间小酒屋。衣着得体的人尤为兴奋的声音吓醒了几个醉汉,有人摇摇晃晃地扶着脑袋低囔着你怎么知道。他对怒瞪着他的壮汉们视而不见,吊着高昂愉悦的语气。
“他说他爱他直到他死。”
周围有一瞬间的寂静,或明或暗怪异的眼光向他投了过去。
“Strange.”
可能被酒精蛊惑的大脑宣布罢工,提问者耸了耸肩,嘀咕了一个词后没了下文。
“这话说得太狡猾了些,伙计。”
另一边昏影下半醉的一人倚着靠背朝这边招呼,眉眼努力挤出促狭的模样。
“你能告诉我最后的那个他是谁?”
来者抽回了按在桌面上的手,关节慢慢张曲。
“让我想想...”
鼓着嗓子的咕哝声随着惨绿的眼珠滑来滑去。提问的人嘴一撇,倒回椅子上继续撮酒。
“I...know…我知道那是什么…is...”
苍白的手敲了敲桌上立着的空酒瓶,他的身体前倾,露出帽子下混乱夸张的笑脸。
“The Gotham.”
没有再压抑的狂笑迸发出来,正对面还算清醒的人面色僵硬地瞪大眼球。
他藏在身后的手抬起,面向人们揭露开,拇指颤抖地按下中央的红色按钮。巨大的爆炸声从里头滚了出来,漂亮的火焰舔上闪烁的惶惶人群。
小丑站在中央,狂风卷走了圆帽,惨绿的头发刮过张裂的眼角。他向空中正飞速掠过来的黑色身影张开双臂,露出精神错乱的尖笑和癫狂。
“Hellooo, Batsy!”
他的舌尖舐过下唇,身后燃烧着的木柱跌落,光和影的交错吞噬构成似极了哥谭的轮廓。


END




评论(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