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白撒】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rps向



白敬亭窝在等候的长椅上,眼珠子追随着正来回走动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护犊子般守着场景布置用的吃的颇为无语。

他现在一点也不饿,所以真的可以不用那么防备地看着他。

有人把他撑着脑袋的手扒下来,白敬亭朝旁边一瞥,刺猬般的头发扎进视线里,害得他愣了神。一瞬间的功夫,温热的肌肤触感就挨了过来。

“我一直很好奇个问题,小白。”

撒贝宁一脸严肃的表情太让人紧张了,白敬亭心底一慌,抿着嘴唇大脑开始飞速回想最近有什么不良行为。

“你为什么总是咬嘴唇?”

这腔调中的一转一顿硬是逼出了审讯时的语气。

撒老师的关注点果然很奇怪。

白姓青年一脸懵逼,伸手摩挲了几下,的确有些起干皮,大概是思考的时候的小动作。

“我没有我只是,”

他顿了顿,视线扫过撒的侧额线,舌尖下意识地舔上嘴唇,反驳变了个味儿。

“饿了。”

话说出来的瞬间他就想把舌头给吞回去,白敬亭看撒贝宁理解了然的神色欲哭无泪。

正当他试图寻找挽救自己根深蒂固的吃货形象的办法时,一盒草莓被递到了手里。鲜亮的红色撞进眼里,转眼间就被翻开透明塑料盖。

“年轻人就应该多吃点健康的水果。”

一只手敲了敲盒子边缘,顺走了颗草莓,还像模像样地说道了几句。

白敬亭有股直觉,其实是撒老师自己想吃,顺手找个帮凶。

强行被成为共犯的人还是笑得很开心地吃了起来。咬一口清甜流入喉间,他歪着头看坐在旁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

还不错,但有那么好吃吗,看撒老师吃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所以节目组的东西的确好吃。

在脑洞白深陷诡异的逻辑眼神飘忽时,有人已经悄悄离开了“犯罪现场”。

“布置案发现场的线索道具去哪了!”

总导演的狮吼吓得全部人抖三抖,道具组组长立即出现,一米七八的壮汉嘤嘤嘤地戳手指,眼神颇为幽怨朝白敬亭这边瞟。

此情此景免不得想到民间流传的那句官戳传闻:白白每天吃道具,剧组敢怒不敢言。

小盒子随着那方向一瞥,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白敬亭一个激灵,连忙看向身边的人,结果哪还见得了踪影。

他可总算明白刚刚那位脚底抹油跑了的人哪是要个共犯,敢情是想找个背锅的。

撒老师你节目里让我背锅就算了,节目外还让我背啊。

远远看见剧场另一头向他挥舞着手的得瑟身影,白敬亭内心的小人儿又唱起了那首愁啊愁。


Little白要废了。

他被捅了肾,喔可能是肋骨,这都不大重要,现在整个人都蔫了。

撒明灯的眼睛一扫,就抓到了角落里毛茸茸的脑袋,带着手中的东西就往那地方凑。

“这场地空调开得怪冷的,也不照顾下我这个老年人。”

他埋在双臂里向着旁边恹恹地看了一眼,有气无力地招呼了声。

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能指着额头上析出的汗水说是冷汗。

“要来点茶吗?”

指尖不小心碰到陶瓷壁的咕声沉闷,杯盏的样子是英式复古的,琥珀红的液体微微荡漾,茶香袅袅。白敬亭接过茶盏抿了一口,精神似乎好了些。

撒贝宁微笑中带皮地打算溜走,一只白得像奶糖的手拽住他的手臂,滑出去的步子又顿住了。

手的主人正好微仰着脑袋在喝茶,斜眼瞥了他一眼,满是幽怨,刺得撒凉飕飕的。

白敬亭可没忘上次有人逃离了法律制裁,留下他独自承受总导演的怒火。

绝不能让他跑了。

这么想着的白眼神更加坚定。手上扣狠了,连带着脸部因为大力的扯动牵到了伤痛处而扭曲。

撒贝宁顺着也就坐下了,离拍摄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索性在这陪陪这起脾气的小孩儿。

好巧不巧何炅经过,亲切地打了声招呼后就被样东西吸引住了。

“哎小白,你手里的杯子看起来有点像节目组准备的那一套。”

果然是道具。

白敬亭连眼皮都没动,神情淡定。倒是何老师产生了兴趣。

“有段时间没喝红茶了,在哪里拿的?”

“我带你去,顺便看一眼那边准备的怎样了。”

撒站起身,想到旁边还有个不让走的大小孩,突然玩心一起,把不知哪出来的纸袋塞在白怀里,揉了一把栗色短发才离开。

纸袋是没有封口的牛皮纸袋,摸起来滑滑的大概是有个塑料防层,有半个酥皮面包被夹在里面。

半个?

把那面包挤到袋口,白敬亭寻思着反正不会是从垃圾桶里翻来的就直接咬了下去。

有点偏软,还有点带颗粒的甜味。

疑惑地低头一瞧,才发现有些黑糖屑附着在上面,他抖了抖纸袋,里面还残留不少小碎块。

把面包从袋子拿出来心大地继续吃着,顺便吐槽着面包加糖块这种诡异的吃法。

等他从专注地填饱肚子里回过神来,身边已经开起了茶话会。不知怎地都凑过来了的几位端着道具组的同款茶杯,配着用于古欧设定布置的点心唠起了嗑。

“撒老师。”

在花里胡哨的服装中准确地找到目标人物,小白极其自然地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来坐。

“您吃面包是喜欢用糖块和着吗?”

撒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反问。

“什么样的人吃面包会加糖块进去?”

一边说着我也觉得很奇怪一边把撑开口的纸袋展示出来的白眨了眨眼睛。面对怼到跟前的物证撒贝宁仿佛忘了是自己给的般,面不改色地跳回了前一个话题。

“我喜欢不加糖。”

“嗯,咖啡不加糖。”

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碰巧听到的鬼鬼脑袋上的问号要具现化了。

“我说各位,快开始了可不可以稍微控制一下?”

总导演突然冒出来,卷着纸稿指着那些摆上去只存在几秒用于装饰价值,就消失无影的小蛋糕。

众人笑闹了会儿,还是很尽职地走去了录制现场。白敬亭注意到小盒子扫了眼他手上的牛皮纸袋,好像嘀咕了句备份什么的,轻皱起眉。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被关在铁笼子里看到可以说十分眼熟的关键性证据,白碰上撒侦探对过来的眼神,惊讶得仿佛在说着原来没找到证据是因为被你吃了。

可是撒老师,您还记得那是谁给我的吗……


白背锅终于没有再背锅了!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怀念那口习惯性甩来的锅,就只是一瞬间。

蹦蹦跳跳的白开水退场后又绕了回来,借着身高优势扒拉在铁窗上掩不住的得瑟。撒贝宁喝着这小孩调制的枸杞养生水,缓解录制时喉咙的干渴。

“小白,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

这开场白怎么乍听起来有点耳熟。

白敬亭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忽然意识到刚刚下场的时候眼镜取下来忘了带上。自带虚化特效背景,也就只有眼前距离最近的这人看得最清晰。

“为什么总要眨眼睛?”

今天皮皮亭模式停留太久切换不回来的白敬亭脑子一抽,笑得阳光灿烂特别直接地来了一句,“因为我想勾引你。”

......

我不是我没有我在胡说!

终于切回来的白姓青年已宕机,同样懵了下的撒贝宁攀着铁栏杆倒是很自然地调笑。

“那你已经成功了。”

他听着这语气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心里头的不安被定下来后不知为何觉得,撒老师没有在开玩笑。

这个想法冲到脑上的时候实实在在地扰乱了他,白白强自按捺下眨眼的冲动,认真地看着撒贝宁。

真的还是假的?

不管如何,年轻的小白猜不透一只老狐狸。

“对了撒老师,我们这期节目叫什么名字?”

撒贝宁边想着名字,注意力边被这低着的脑袋勾走,这孩子看起来怎么这么乖巧。

“巨想谈恋爱啊。”

白敬亭笑了笑,像是漫不经心地抬眼掠过眼前的人,放低了声音。

“我也是。”




END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