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蓝邵】冬至

香港的冬天来得有点晚,寒意携卷着干涩的冷风姗姗来迟。十二月二十一日,冬至,晚。

邵志朗躺在床上合着眼浅呼出气,肉眼可见的薄雾冷得黏在一起。三层棉被盖在身上也依旧卷缩着身子,后背冷得厉害。他卧着熬了一阵子,还是起了身,鼓捣了一会儿冰冷的电暖气,木纳地没有丁点反应,忍不住恼火地踢了脚有点生锈的铁壳。
瘫倒回床上,伸手摸索到后背,靠近脊椎的地方留有一条不长的淡色疤痕,触到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又感觉冷了几分。很久之前的那次任务里受到伤,估计是伤到了神经,邵志朗尤其怕冷,而偏偏在这个时候,电暖气坏了,大半夜也没人能来修。
坐起身点了支烟,星点红光在黑暗中尤为显眼,一明一暗间烟已过半,邵志朗终于感觉稍微暖和了一些,屈了屈僵硬的手指,将烟头按灭在桌上,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大衣,片刻不留地踱步而出。

午夜的温度总是不低,保安亭的玻璃反映着亭外的寒冷,白色的灯光不稳定地闪着,门卫撑着桌子打盹儿,接近昏睡时突然被车轮的滚动声惊醒。他抬头看了眼时针和分针都恰巧指向十二的钟表,咽了口口水,职责所在还是半打开了窗户,对面的车窗缓缓地摇了下来。
“少爷?”
邵志朗被灌进来的冷风冻得打了个寒颤,裹紧了外衣,没啥耐心地催促。
“知道了还不快点开门。”
“稍等,我先和老板说一声。”
纵使心里有疑惑,但也本分地工作不该问的没有问。车里的人明显不耐烦了,先一步摇上车窗隔绝了外界。

当室内电话的铃声响起的时候,蓝博文正在一份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被打扰到工作的人明显不悦,用手揉着眉头放下了签字笔,顺带接起了桌上的电话。
短短三两句完毕,他低头看着手表,十二点零五分。这个时候来想干什么?这个老大,从来没让自己省过心。
书桌上还有五六份文件没来得及看,只能草草整理了一下,熄了台灯,转身就捎上了门。

刚进客厅就看见邵志朗坐在沙发上捧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喝水,活像在自己家一样自在,看见他来了也没什么反应。 
“老大,怎么晚了,你来有什么事?”
“你明天早上有什么安排?”
总是习惯直接避开他的问题,蓝博文也只能无奈地由着。
“早上八点我要去开会。”
“那好,今晚借我住一宿。”

没想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不免有些怔。邵志朗抬手搭上旁边人的肩膀,和有点惊讶的蓝博文开玩笑。

“不是吧,阿蓝,让你老大住一晚都不行吗?”
“怎么会?住多久都行。”
不经意间对方搭着的手划过自己裸露的脖子,极低的温度即使稍纵即逝也刺激到了蓝博文的神经,条件反射地问。
“你手怎么这么冷?”
邵志朗愣了愣,收回了手。
“刚刚开车啊。你的工作搞完了没?”
“早完了,我去收拾一下房间。”
想起半个多月没打扫的房间,蓝博文有点头疼。
“佣人呢?”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有外人在家。”

 

总算安顿好一切,蓝博文回到书房继续他未完成的工作。书房的灯因为用久了有点暗淡,纸张和笔尖的摩挲是静谧的空间里唯一的声音。

门被打开了。

不用看蓝博文也知道是自家老大,将文件合上,身体后仰靠着椅背。

“怎么了?”

“房间暖气安在哪了?”

诧异地看着邵志朗,似乎在考证这句话的真实。

“老大,这里是香港又不是哈尔滨,最冷也冷不到哪里去,有几个人会在屋子里装暖气?”

邵志朗有点懵地想了想,好像自己也是有了这毛病才装上的,敢情到头来他也只是换了个地方依旧冷着睡。

“你在干什么?”

“看文件。”

他瞟了几眼桌上的文件夹。

“不是说都做完了?”

想起刚刚很顺口的小谎言,蓝博文尴尬地笑了笑。

“刚送来的……也就这一点了。”

“当了老板就是忙啊。”

他叹了叹气。

“你永远是我的老大。”

将凳子拉近回书桌,他准备速度解决完这些。邵志朗直手撑着桌台前倾,看着蓝博文拿起笔在文件上划着写着,对方简单了结完一份就抬起了头,想说什么又停住了。

“不能给我看?”

上一份文件内容无非是一些行动上的安排,邵志朗挑了挑眉,或许重要的那些在后面。

“不是。”

蓝博文笑得有些意味不明,撑起双手拖着下巴。

“过来点。”

不明所以地凑近了一些,衬衫衣领被人拉住,身体被迫往前带了一下,低头看一双不属于自己的手在帮他系上松开的衬衣纽扣。常年用枪的手已经磨出了茧子,不小心擦到皮肤上还有点痒。

“虽然我知道睡觉的确要穿的宽松一些。”

边扣着也不忘打趣,眼角的笑意未能消去一星半点,末了抚了抚有些褶皱的衣领。

“但是晚上出来见人还得穿得妥当点,当然如果你想和人风流一晚的话就无所谓了。”

……

他只是忘了拿外套而已.。

直到现在才觉得开始犯冷,避开对方还想整理的手,匆匆地离开房间。

 

十二点五十三分,蓝博文调暗了壁灯,侧卧在床的一边闭上眼。脑海里渐渐浮现出刚才的画面。邵志朗半敞着衬衫,裸露着的古铜色肌肤有点暗光,昏黄的灯光滑进衣服里,微低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身子前倾的动作徒增了暧昧的感觉。

睁眼摒开脑子里的念头,平缓了下愈发沉重的呼吸,看着苍白的墙壁发呆。

咯吱。

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很轻微,近乎无声。但尚且清醒的蓝博文还是听到了,警惕由心而生,伸手探进了枕头底下,摸到手枪的铁管。来者似乎在门口顿了顿,犹豫着什么。伴随着窸窣声,以刻意放轻的脚步接近。他表面上还是闭着双眼,听着声响,用被子作掩护用手熟悉地拉开保险栓。

闯入者靠近了他的床头,蹑手蹑脚地坐在床边,不一会儿就出乎意料地躺了下来,顺带抢走了他半边的被子。

他在等另一个人开口,可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动静,直到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蓝博文转过身,正好对上了已经睡过去了的人。

老大?

顿时间就放松了警惕,将手里的枪拨回,重新放回枕头底下,犹豫地碰了碰邵志朗的手臂,指尖接触的感觉冷得像冰块一样,于是用手将人往怀里揽一些。似乎感受到了温热,对方无意识地往里凑近了点。蓝博文僵了僵,帮他将厚被往上盖过肩膀,才合上眼。

 

邵志朗又一次被冷醒了,虽然可以看出被子被人仔细地掖过以确保温热,但这也抵挡不过清晨的寒凉,拿起床边的厚大衣穿上时,门口已经进来了一个穿戴整齐的人。

“早。”

衣服即使是够厚,一夜的凉意也不可避免地还残留在里面,他不禁哆嗦了下。

“昨晚怎么到我这来睡了?”

重新卷起半掀开的厚被,懒懒地趴着,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瞥了眼一直想笑的人,轻哼一声。

“冷。要不是救了你那次伤到了,我堂堂一个男人怎么会怕冷。”

身体放松倚靠着墙,蓝博文从西装外套里抽出手机,一边输入着什么一边调侃。

“怎么没见你夏天裹个两三件。”

“大热天能穿个两三件的只有你吧。”

眼前这个人好像什么时候都是得体的穿衣。

“待会要和我一起过去吗?”

“去了我坐哪。要不你的位置让给我坐?”

随口回了一句,倒也没报什么希望,毕竟这位以前的自家小弟,现在把权力倒是握得很紧。蓝博文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已经叫了人来装暖气,大约十分钟之后到。”

“你什么时候叫的?”

“刚刚。”

略带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手机,黑色屏幕模糊地映着他的诧异。

“装暖气总比修暖气快,你先呆在这吧。”

抬手看了眼时间,转而拎起了桌上的车钥匙往外走。

“我开完会就回来,超人玩具在书房。”

“你以为谁都会喜欢那些?”

虽然果断地反驳回去,但邵志朗听到书房后有点动心,揣测着会不会藏有什么有用的文件。

“对了。”

他心不在焉地轻应了声,蓝博文走到门口转过身停了下来,眼角带着促狭的笑意。

“在家要乖一点。”

......

“赶紧滚!”

END


喜欢写日常owo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