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青易】饭

李青x易

 (很久前写的 翻到觉得还挺有趣没有改hhh ooc算我的w)

      “你认识李白?”

       易拿着手中的《月下独酌》,对身边正在做饭的瞎子说。他的动作娴熟自然,流畅得不敢相信这人已双目失明。

       “嗯?”

  瞎子侧头看着易,嘴角上扬,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你的名字。”

  低头看着书本,易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疑惑地望向瞎子。  

  “青白?他是你的亲戚还是你的旧友啊?”。

  “喂,你笑什么啊!”。

  看到瞎子突然笑了起来,易不满地将书扔了出去。轻易地接了下来,随意地翻看一遍,将书放在一边。

  强忍住笑意,随口调侃愤怒的易。

  “没有的事情。吃醋了?”

  瞎子顺手往一边拿起书的易嘴里塞了个饭团,突然地举动使易一惊。他连忙接起快要落地的书,重新将它放回台上。

  易好不容易吞下了口中微烫的食物,红着脸矢口否认,看到瞎子始终笑着,只好退到一旁低喃了好一会儿,又目不转睛地盯着瞎子,看着他利落地收拾好桌面,洗干净手。

  清理好一切的瞎子发现易仍伫在那动也不动,无奈地勾了勾手指。

  “过来。”

  躲闪着目光,易犹豫了片刻,那是挪步走了过去。

  “干什么?”

  瞎子掠起易松散的棕发,撩在耳边,左手扶在颈后,另一只手环着易,微微低下头,覆了上去。

  手掌的潮湿冰冷从颈后的神经传来,凉得易难受酥麻,被动的接受让他有些难受,尝试着推开,却无奈对方的力气比他大得多。

  “别动。”

  感受到轻微的挣扎,瞎子俯在耳边低声示意,左手上移扶着后脑,感受到对方的顺从,更深入地缠吻,直到瞎子放开易。

  易赶忙后退几步,脸上的绯红还未退去,轻咳着想要掩饰自己的慌乱。

  “现在没意见了?”

  瞎子倚在墙上,笑着看他窘迫的样子。

  “没。”

  细微到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

  “还吃……”

  “没有!”

  易立即大声反驳,眼神却飘忽不定,不敢望向瞎子。

  瞎子怔了怔,伸手揽过易,俯到易微红的耳边。

  “好了,我们吃饭吧。” 

  明显带有的闷笑声让易有些郁闷,欲言又止,咬咬牙终究没说什么。转身从餐柜中拿出两个碗,走入厨房。

  “瞎子你要多少?”

  轻敲着竹碗,朝客厅里悠闲地靠着椅背的人问。

  “无所谓。”

  不变的回答,切实的存在。

  嘴角不经意间牵起笑容。

  盛在碗里的饭。

  香味四溢。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