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蓝邵】试探未果

       夏威夷的海滩是富人享受的胜地,微卷的海浪细腻的金沙,还有暖而不烈的阳光。

       邵志朗舒适地躺在太阳椅上,白色短衫的领口松垮地敞开,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一个金发女子坐在他身旁的细沙上,手里微扶着斜放在地上的大遮阳伞。

     “再过来点。”

       她巧笑着点了点头,起身接近了些,柔软娇嫩的手挽起了邵志朗的手臂,轻轻地揉捏。

     “丫头不错啊。”

       感受着恰到好处的力度,微闭起眼称赞了一句,暖洋洋的日光落下,便渐渐有了丝倦意。

     “少爷好兴致。”

       本在有点困倦的时候,被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自然有些火气,闭了一会眼才慢悠悠地睁开。

     “阿蓝?”

       眼里露出讶异,被自己晾在旁边一些时候的人正是蓝博文。一身白色西服还戴着顶爵士帽,此刻正倚着椅子抱手而立,笑容带着些许凉意。

     “你怎么在这?”

       邵志朗拍了拍对方的肩,嘴角没有察觉地微微勾起。他记得不错的话,蓝博文这个时候本应该还在新加坡出差。

     “事情提前解决了。她是谁?”

       她听见有人提及自己,轻轻颔首,将洗净的葡萄拧下一颗,送到邵志朗嘴边。邵志朗咬了下去,顺手撩起了一卷金色发丝,没有回答。

     “挺漂亮的,不是吗。”

       说罢伸手抽出她腰间口袋的手机,按下几个数据,邵志朗靠在耳朵旁低语了什么,听闻后她笑吟吟地应了声,起身离开了。

     “说了什么?”

       蓝博文眉毛微挑,貌似随意地问。邵志朗终于从太阳椅上起来,搂着对方的肩膀,似笑非笑,像刚才一样凑近耳朵。

     “今晚来我房间。”

     “说起来,你怎么来这了?”

       眼角瞟过曲折的海岸线,漫不经心地掠过各种人人物物。

     “和老大你一样,找个美人来享受享受。”

       邵志朗沉默了一瞬,闷闷地拿走蓝博文的白色爵士帽,盖在自己头上。

     “找到没有?”

       没有了帽子的遮掩,白色的阳光在眼前晃过,不适地眯了眯眼,随手揭去额角的汗。

      “嗯。”

       蓝博文轻笑,从身旁搂上邵志朗的腰,不老实地掐了下。

     “不就在这吗。”

       似是不屑地冷哼一声。将手按在他的手上却没有拍开,不自然地撇过头,看不见神色。

 

       作为以前干过那行的人不免习惯于赌博。邵志朗正好手痒,就扯着蓝博文想去玩个两三把,所幸这的赌场不难找,要了个包间,又退走了提供服务的人,门一关,外面吵杂的声音就消了大半,近乎无声。

       先是看遍了整个房间,桌上该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准备好了,就差几个狂热的赌徒,可惜他俩都不是。

     “来玩一局?”

     “我们两个赌?你无不无聊。”

       话虽如此,邵志朗已经拉开椅子,用手把玩着刚换的筹码。

     “你说玩什么?”

       蓝博文也坐了下来,看着似乎兴致盎然的人,认真思考起来。

       见对方已经陷入沉默,邵志朗视线的聚焦也漫无目的起来。但转过了木桌,飘过了玻璃灯,还是离不开眼前人。微抿的嘴角,高挺的鼻梁,还有深暗的眼。

       注意到他的视线,蓝博文抬眼一笑,右手在垒成塔的筹码中摸起一个,向上抛了个小弧度,有节律地开始敲着。

       清脆的击打声,有意无意停顿的间隔,似乎在传达着什么信息。有点像......

       摩斯密码。

       猛然间意识到的邵志朗转而仔细地辨别着,停下正转着玩的筹码,指尖跟着频率轻扣着桌面,那些密码涌现出脑海,一时间敲打声清晰无比。

       零碎分散的字母拼在了一起

       I-L-O-V-E-Y-O-U

     “我爱你。”

       下意识地小声说出口,不知觉间笑意漫上眼角,始作俑者倚回靠背看着他,无声地诉说。

       望着彼此一时间沉寂,邵志朗也拿起身边红红绿绿叠着的其中一枚,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支起手撑着头的一侧,心中思索着,模糊间有了个想法。

       既然本应属于我的荣耀都被你夺走。

       密码开始逐个落下,他敲地略显慢一些,却掷地有声。

       那么。

       抬头瞥了眼对方,最后一个字母结束,邵志朗放下手中的筹码,略显傲气地勾起嘴角。

       You are mine.

 

       夜晚的流苏银光闪烁,海滩上只剩下透亮的照明灯,沿岸的酒店每一层都散发着迷醉的微光。邵志朗一身白色浴袍,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没多会,门铃就响了起来。自然是打开了门,瞧了一眼就转身去取个瓷杯打算喝点水。

     “怎么来了?”

       水流从壶口落入杯中,他随意地开口。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随手带上门,来人靠着门板而立,目光若有若无地晃过全身。柔弱的灯光散落,软化了那人本应有的棱角。

     “什么时候?”

       灌了几口冷水,干哑的感觉消失了,邵志朗状似不知情地问。

     “你说过‘今晚来我房间’。”

     “我可没打算今晚和你玩。”

       蓝博文从他手里拿过陶瓷杯放回桌面,手在腰间滑过环上背,对方无动于衷。

     “不是和我说的,那还有谁?和那个金发洋妞,你的远亲?”

     “你知道?查过?”

       他似乎有些不悦,声音有些发冷。

       刻意略过问题,放在后背的手沿着脊椎一寸一寸地下移,蓝博文咬上耳垂,慢慢地舔舐撕磨。

     “竟然你想玩,那我来教你,怎么玩。”


END


小剧场(其实是幻想出来的两人间的小情话)

“和你过一夜情要多少钱?”

“嗯?”

邵志朗一愣,似笑非笑。

“有点贵…用你这辈子赚的钱来给就差不多。”

“那给我几辈子都还不清啊,老大。”

蓝博文温柔地从身后搂上他的腰,俯在耳边低语。

“因为,我要尽可能地和你过每一个夜晚。”

(少爷的告白其实很霸气ouo其实是因为他们两个说爱字的时候感觉很违和的我换了种含蓄的方式hh不过要不是亲眼看到少爷勾搭妹子阿蓝连这种表示都很少吧w

(蓝邵要永远在一起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