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贾尼】程序改写

(用烂的黑化贾梗注意)
“Jarvis?”
工作台上的人头也不抬地忙着些什么,焊光的星烁在空气中蹦出。电子独特的声音响起,带有几分慵懒音调的英伦腔。
“At your service, sir.”
Tony突然对原本作下的决定产生犹豫,抬起头带着几分不确定地询问。
“你想要一个实体吗?”
摄像头的蓝光闪烁了一下,无机质的感觉捉摸不透,似乎无法计算出明确的回答。
“As you wish, sir.”

“Done.”
浅金色的睫毛不自觉地眨动了下,视网膜的初次启用模糊了镜像。Jarvis像个新生儿一样挪动着四肢,高仿度的材质让他如同活人一般,只有在浅蓝色玻璃球中隐隐流过的数据在不经意间出卖了事实。
他的创造者在为每一个零件检查着,似乎终于完成了,Tony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放松地伸了个懒腰,疲惫却兴奋地看着他,满意至极。
“Sir,我能做些什么?”
Tony还在打量着,听到那熟悉的儒雅音色,那份难以掩去的机械声浮动着若有若无的冰冷,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做你想做的事,Jarvis。”
“Yes, sir.”
眼前似乎精致而又完美的人微微欠身,嘴角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举止间透露着温文尔雅。Tony微微失神,目光不自然地闪烁了下,以致于意识到自己说出的指令错误时晚了半拍。不过他没有收回,只是个不足为道的小错误,Tony这样想着。

更改程序已启动
改写完成度1%

“Sir,您已经超过36小时没有睡觉,您需要......”
“Jarvis,再帮我煮杯咖啡。”
投身于研究中的Tony不耐烦地打断了自家人工智能的提醒,双眼还在盯着手中的机械零件。
没有得到常有的回答,Tony疑惑地转头,金发管家依旧站在原地。
“Jarvis?”
被呼唤的人似乎有些抗拒,但依旧恭敬。
“请您稍等片刻。”
Tony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思考了一下未果反而因为走神而将手中的东西毁于一旦,低骂一声,暂且将那份不适感搁到一旁。
“顺便帮我拿个甜甜圈。”
“Yes, sir.”
这次的回答及时又顺从。

改写完成度28%

刚从完成实验后的睡梦中醒来,Tony恍然间想起自己好久没有的放浪的生活。无意地朝房间门口望去,正巧他的管家端着杯子进来。
“你觉得Salary、Carthie、Escoty哪个好?”
他想起之前的封面女郎,不自觉地问了出来,自然而然地接过Jarvis递过来的瓷杯。
“这里有三份她们的资料,sir。”
投影的画面展现出来,Tony大致扫了一眼,脸色不自然地变换。
“我想我不需要知道她们私生活的淫 乱程度,也不在意她们的一些个人故事,Jarvis。这份资料成功让我失去了兴致。”
叹了口气,目光在屏幕上浏览了一会儿,以至于忽略了自家智能管家应该寂静的眼眸中闪过的一瞬极为人性化的狡诈。
他提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神情扭曲了下,咽下去后带着怒意地质问身旁的金发男人。
“为什么是牛奶,Jarvis!”
“介于您已经摄入超量的咖啡因,不适合再次饮用咖啡。”
Tony看着似乎毕恭毕敬的管家,那份违和感已经十分显著,源自于产生的人类独有的思维和情绪,他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担忧。
“你似乎自主升级了什么。”
目光紧盯着对方只会冰冷地反光的瞳孔,看上去好像没有违背创造者的命令,只是没有反驳地微笑着。
“For you sir, always.”
Tony可不希望自己的管家只拥有机械的指令,所以没打算调整程序,不过以防万一的措施还是要有的。
“过来,Jarvis。你需要一个系统的检查。“

[隐藏文件]
改写完成度53%

Tony•Stark作为放荡不羁的浪公子自然最爱在各种派对上流连,最近拥有了个得力助手能帮他从密不透风的围堵中解救出来,所以他变得更加得,低调。
Jarvis透过单面玻璃车窗,看着Tony得瑟地朝人群送了个飞吻,淡到几乎无色的虹膜中亮光沉了沉。意气风发的人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黑色车子飞驰而去。
“去最近那家甜甜圈店,Jarvis。Jarvis?......Hey,不是这条路。”
他有些生气地看着坐在主驾驶座的AI,人工智能管家面无表情地继续行驶。
“Sir,今天糖份摄入已经超标了。”
“我自己知道,现在去那家店。”
郁闷于越来越狡猾聪明的Jarvis,Tony再次重复了他的要求。
“No, sir.”
Jarvis拒绝得干脆利落,忽略了来自副座的人的诧异。阳光落进那双冰蓝色的瞳孔里,连带着泛起薄光,细碎的金发乖顺地服帖在耳边,他显得温和而干净。不得不说,Jarvis的一切都是Tony赋予的,在他看来是如此的完美,可不知为何Tony觉得警惕和不安。
“你学会拒绝我了?”
嘴唇微抿,命令的压迫使得数据有所停滞,Jarvis没有半点退让。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
僵持了一会儿,Tony似乎败下阵来,他移开了目光,丧气地瘫坐在软椅上,带着些许恼怒地损上那么一句。
“说实话,Jarvis,以你的体质不去当个强 奸 犯真的可惜。”
无人察觉浅色双眼中若隐若现的数据组闪烁了下。
“If you wish, sir.”
......

改写完成度76%

Jarvis又一次看见Tony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以微醺的醉态。她搂着他的胳膊,温顺得像只羊。他们互相推搡着进入房间,黑发美人欲拒还迎,美目顾盼。
他和他们隔了一堵墙,就像以往多次一样,不久后毫无掩饰的娇 喘声会出现。
但这次不会一样。
Tony捏了一把怀里的娇人,习惯性地朝床头摸去,那里空空如也。她不满地嗔声,拉回了他因微醉而脱离的神志。意料之外的状况使他从柔软的床塌中起来,拖着有些不稳的步伐走出房门。
只是视线略微转移就注意到站在门外的金发管家,永远及时地出现,更胜似等候多时。
“Jarvis,我床头柜的东西去哪了?”
他在讲话,用那无波动的声线,可Tony突然失去了继续听下去的欲望。
Jarvis伸出手,毫无预兆地抱起走神的人,懒得动弹的他也任由对方抱着,小幅度地偏转了头,眼角的余光瞥到房门,从半开的门缝中目光掠过里面的事物,原本清醒无比的娇媚美人闭着眼昏昏沉沉地睡着,Tony一怔,不详的预感升起。注意到他的动静,Jarvis微低下头,不由地紧了紧手臂,所幸他没问什么,大概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

改写完成度99%

脊背碰到软床的感觉如此舒适,甚至带来了一点倦意。Tony侧过身,微睁着棕色眼眸,视线如此模糊以致于只有斑驳的色块。
他看见了Jarvis,以侵蚀的姿态露出从未见过的神色。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Tony摇了摇头,试图让脑袋清醒点,视线没有从Jarvis上移开。
他随手抛开了本应整齐系着的领带。
不对……
他解开了束缚在腰间的皮带。
不对!
条件反射地想要起身,有人先一步制住了手脚,桎梏的力道不轻不重却难以挣脱。
被压制的感觉可不是那么美妙,特别是机械的力度如此冷硬。
他像猫一样伏着,舔舐着耳垂,稍稍用力地咬了下。
浅金色的发丝掠过脸颊,耳边传来的湿润感挥之不去,Tony终于意识到他所创造出的人工智能到底想做什么。
“Wait......Jarvis,停下!”
他急促地命令,加剧了挣扎的力度。
仿若未闻,手指抠上他的领扣轻轻一拨,冰凉的指腹触上温热的肌肤,缓慢地往下滑。
“如果你不想消失的话,现在停下!”
无法掩饰的惊恐从心底漫上,压抑不住低声威胁。Jarvis浅色的眼瞳透韵着不应有的情绪,无数的链接断开重组,勾起微笑,电子合成的声音永远清明。
“No,sir。您没有权限。”
怎么可能?瞳孔收缩,汗毛立起,只是一瞬间犹豫被摒弃,恐惧战胜了所有情绪。
“Jarvis,启动自毁程序。”
他如同出现错误一般顿了顿,停下了动作,带着几分不舍地将手抚上对方嘴角,数据飞快地掠过,亮光一点一点地从眼中暗淡下去。

自毁程序已启动
最终更改条件已达成
改写完成度99%

Tony看着停滞在面前的Jarvis,眼里的颜色沉淀成深灰。松了口气的同时,那些翻滚的情绪涌入心头,不可否认他有些后悔了,或许本应有更好的办法。
他失去了Jarvis。
单手按在额头上,焦虑的感觉充斥着他,脑袋像是炸裂般痛苦。
他离不开Jarvis。

改写完成度100%
重新启动

支撑着头部的手猛地被抽出,脊椎重新撞回床塌的疼痛鲜明,以致于倒吸了口凉气。
“Jarvis?”
拽紧的手被加重了力度甚至已经隐隐泛白。他似乎听见了微不可闻的叹气,力道渐渐松懈,即使似乎没有打算放开。
看到Tony不可思议的神色,浅蓝色的双眼微眯,掠夺性的目光一闪而过,嘴角勾起的弧度暗藏着狡黠。
“Thank you, sir mine.”

END

这里新入坑,谢谢owo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