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就算是猫也依然爱着哥谭】

*突然想写猫化(捂脸 然后发现超难写...
*这对那么可爱快来多点人吧!


布鲁斯是一只尖耳朵黑猫,拥有着一双漂亮的宝石蓝眼睛。
绅士地拒绝了前来的猫女士,他懒洋洋地趴在豪宅的窗口边。不远处的小巷里发出轻微的叫声,布鲁斯站起身,迅速地奔向发源地。
没有喵知道黑猫布鲁斯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他热衷于打击黑暗势力,阻止惨案发生。震惊!哥谭宠儿布鲁斯竟然是个不为人知的暴力狂!
他在脑袋里把这个充满人类风格的新闻过了一遍,果断抓起女主人闲着无聊涂黑了的一片大叶子,扣出两眼晴大小的窟窿再遮住脸。
小巷里几只肥大的橘猫亮着爪子对着角落里的猫呲牙,布鲁斯给了他们几只爪子。被挠疼的几个当下的捂着脸边滚边跑地逃开,还不忘回头示威。
“再让我听见你说我胖就揍扁你哇!”
布鲁斯疑惑了一瞬,舔了舔爪子扭身准备离开,正巧原本角落里的猫走了出来。
那是一只白猫,眼窝深陷泛黑,嘴角像是伤痕一样裂开上扬,身上或紫或绿的颜色无规则地撞在雪亮的毛上。他看着他,青绿的猫眼发亮。
“蝙蝠!”
布鲁斯吓得一哆嗦,用力过猛拔掉了几根正在梳理的软毛,紧张地转动着头确定旁边的其他物什。
“在哪?”
他的步履迈得小心翼翼,天知道布鲁斯韦恩其实有多么害怕蝙蝠这种生物。
“是你。”
白猫扑向黑猫,低头蹭了蹭柔软的毛,兴奋地围着他打转。
“请你看清楚,我们属于同一物种。”
布鲁斯沉稳的声音藏着恼怒,一爪子掰开想凑上来的脑袋。绿眼睛白猫锲而不舍地东摸西挠,直到他低吼着威胁地亮出利爪。
“我见过蝙蝠,那些黑漆漆的尖耳朵家伙,以及漂亮异常的战斗姿态。”
他收起猫爪咕噜笑,光线掉落在白色绒毛身上浮起一层淡金。布鲁斯突然想起来女主人暖和的雪绒毯子,上次不小心洒了颜料上去她哭哑了嗓子。
“那并不意味着我是。”
他拨弄了下黑叶面具,以确保另一只猫不会在如此近的距离里发现什么,即使他看上去是初来乍到。
“Joker。”
顺过颈腹处的短毛,白猫伸出爪子示好,咧地过分夸张的笑揉着一丝异样。黑猫礼节性地探爪,蓝眼睛摸索着任何让他觉得不适的地方。
爪子相碰的一瞬间,穿骨的疼痛突如其来。布鲁斯闷哼出声,快速地收回猫爪然后毫不犹豫地往对方脸上一猛抓。
小丑往后跌撞地滚了两圈,显眼的刮痕留在了里眼睛不远的几厘米处。他似乎毫无知觉,从嘴里掳出几束黑毛,尖牙里还残存着些血丝。
“你不会吝啬一点见面礼,对吧,小蝙蝠。”
布鲁斯恶狠狠地瞪了眼笑得越来越神经的白猫,后者仔细地将嘴里抢来的毛发捋成一团,视线再转回来已经没了猫影。
矮屋檐上的黑猫攀着边缘注视了一会儿。他得离开了,在回家之前包扎好被咬秃掉的部分。介于伤口深到超出所料,布鲁斯有些担心绒毛还能不能从那长出来,如果难以修复,那将会太显眼而具有标识性了。
这会是一个教训所需付出的代价,他理当学会万无一失。
为自己的疏忽懊悔,脑袋无奈地低下头舔舐着出血口,蹭到了挂在脸上的黑叶子。
对了,还有记得藏好他的面具。

落日醉醺醺地倚在屋顶上,耷拉着看一只猫灵活地走过。布鲁斯低头又一次注意到手臂煤炭黑里的一线白。他坐下缠着尾巴以便更仔细地观察那道伤疤,已经死亡的细胞长不出任何东西。翻开隐隐约约覆盖的长绒毛,痕迹更加明显狰狞。
一周前布鲁斯还曾想要拖着它去继续“值班”,但被他的老朋友给一把按住并劝了下来,同时建议为何不晚上出没?他同意了。
当毛色成了夜晚最完美的武装时,他就化身为坏猫的恐惧。现在夕阳照得他热呼呼的,打了个咕噜安静地等着月亮出来。
说起来最近的罪犯越来越难抓,冒出几个猖獗的新猫抛着哥谭玩,其中一个是布鲁斯认为不会再有任何关联的白猫小丑。他们已经上演了几场追逐战了,从下水道到房屋顶,从建筑工地到游乐场,这可以在某些路人的手机相册里验证,因为他几次跟丢了小丑的罪魁祸首之一是闪光灯。布鲁斯捋了捋猫须,盯着屋檐上的霞光沉思。他想起小丑的种种罪行,逼着橘猫踩上巨型仓鼠滚球,折弯猫的耳朵,到处燃烧猫薄荷......
黑猫的耳朵抖了抖,敏锐地听见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以及微乱的呼吸。布鲁斯从房顶翻过,躲进阴暗的拐弯处。不出所料,是女主人,她正为没有抓住那一撮黑尾巴而鼓着脸颊。他为他的夜不归宿感到抱歉。
从屋檐上冒出了个白色的脑袋,然后那道身影跳了下来。几乎是出现的第一秒,布鲁斯就意识到是那个糟糕的家伙。但很显然女主人没那么觉得,她小小地惊叫一声,然后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出现的白猫,哼着小调就准备离开。
布鲁斯黑猫惊呆了,蓝眼珠瞪得木圆。虽然物种不同,但他还是忧心忡忡。他看着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身影摆摆尾巴跟了上去。

窗边草丛的荆棘不小心扎到了肉爪,他翻过窗沿进了屋。女主人已经回来了,她看起来好极了,手里拿着条干毛巾擦着白猫的毛发,嘴里嘀咕着这些绿的紫的色块怎么洗不掉。
“当然洗不掉,女士,这是我生来就有的。”
白猫这样说着,也没管对方听不听得懂。
女主人抬头看到布鲁斯回来,踏着哐哐响的高跟鞋给了他一个窒息的拥抱,然后很放心地留下两只猫离开了。
布鲁斯换上他哥谭甜心的面具,展露微笑,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这个外来者。
“你好。”
小丑抓过他伸出的爪子按住,绿眼滚了一圈。
“你好,哥谭的宝贝宠儿,我猜你一定认识我。”
他惊恐地否认。
“不,我不认识,我不关注这些。”
白猫毛绒绒的尾巴垂了下来,他似乎瞬间心情不好了。
“太过拙劣的谎言。你不会不知道的,布鲁斯韦恩。”
小丑咂咂嘴,无精打采地看着黑猫似乎在瑟瑟发抖。布鲁斯警戒着,维持他的无能软弱。
“你的蓝眼睛很像另一个家伙的。”
两只猫爪按到脑袋上掰着眼皮,绿眼珠里细长的瞳仁瞧着。布鲁斯不敢动,即使他现在想甩开这两只爪子再胖揍小丑一顿。
他感觉白色绒毛扫过猫须渗到了眼角里,难以忍受的瘙痒感。等小丑一松爪,布鲁斯狼狈地揉着眼睛,被刺激到的猫眼泛着红。
白猫咧嘴笑了起来,站起来围着布鲁斯转着圈。他的视线扫过黑猫抬起的猫爪时停了下,肉色偏白的伤痕在黑毛上现得突兀,小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信息。
戛然而至的狂笑使疑惑的布鲁斯不得不睁开眼,对上氧化的化学绿心底猛得一震。
“真漂亮。”
一句没头没尾的赞叹,布鲁斯看见小丑暗示性地舔过尖牙,条件反射地将猫爪往回缩,身体本能地警戒绷起后努力慢慢放松下来。
白猫跳上窗沿,回首露出一个笑脸,在黑夜的衬托下扭曲了嘴角。
“再见,Brucie~”
他像是在讲一个笑话般,开头拖着长音。
“我的小蝙蝠。”
绿眼里怯懦的布鲁斯撕破了皮囊泄出了一丝令他熟悉的蝙蝠味,小丑大笑着落进窗沿外的黑暗。
布鲁斯挺起弯曲的背脊,盯着窗外浓得化不开的夜色沉默。



END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