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兴进】言而无信

*电影衍生


“你过不去的坎,我帮你过。”
马进抬头看着眺向远方的小兴,只觉得搭在自己脑后的手冷得可怕。他叹了口气,期待呼出这个噩梦。
“我想明白了。”
“我听你的。”
说谎成惯的话什么都不难,咸涩的海风灌进眼睛里,有种让人眼角发红的触感。
“真的吗?”
小兴回过神看向他,嘴唇轻轻滚动出一句话。
“真的。”
水流拍打海岩激起的浪花在身旁溅起,透明珠子滴落在小兴的一边脸上。他镜框底下的双眼弯出个笑,眼角的水滴润出了往日纯粹良善的光影。
小兴一把搂住他哥的脖子,将脑袋搁在厚实的肩膀上。马进叹着气回抱了他,接受着信赖感激的动作心里翻滚起歉意。他蠕动了下喉咙,还是欲言又止地咽下去,搭着的手安抚地拍了拍。
马进突然感觉脑后一重,嗡嗡声冲进了大脑炸开。他错愕地扭头看向自己堂弟,小兴醒着鼻子若有若无地低声抽泣。
“对不起哥,我信不了你。”
马进错了,错在相信了自己弟弟温顺无害的皮囊,错在没意识到他陷入黑色泥潭有多深。如果不是坚硬的石头和冰冷的手抵在脑袋后边,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困难地挣扎着睁开眼,镜像在小兴无辜的脸上黑得浓郁的眼珠子里停留,意识中最后一句话在吵杂的耳朵里环绕。
“哥,只要咱俩能回去,这一切都是咱们的。”




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尼采





END


“哥,你睡一觉就好,醒过来我们就有六个亿了。”
马进捂着脑袋后肿起的大包子呲牙咧嘴。
“小兔崽子,来来来,你脑后头也给我来那么一下试试看!”
“哦,好。”
小兴屁颠屁颠地跟过去,满脸愧疚地看着他。马进伸腿踹了一脚过去,没料到对方直接摔在了地上捂着脑袋泪汪汪。
“靠没事吧,咋这么脆弱。松手给我看看!”
马进心里咯哒一声,紧张地拔开对方的手瞧,然后被抱了个严实。他抽着脸瞧到埋头的青年勾起嘴角,只想给自己两巴掌。
他怎么能忘了这是头披着小羊皮的狼。




*看完电影就觉得,马进你就是个大屁眼子!大骗子!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