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牌枪】背叛者

卡牌大师崔斯特x法外狂徒格雷福斯
*含有卡莉丝塔第一视角注意

暗淡的薄雾笼罩着小岛,我的目光掠过紧闭的窗户,以及微茫的烛灯。只有在这个舒适的夜晚,我才能肆无忌惮地流离在人类间,在往日是鲜少人知道的仪式召唤,而今晚需要自己去寻觅。
很快我感受到了仇恨的气息,指使着哨兵跟随过去。身边的亡灵呆愣地飘着,蓦地打转了一圈,往巷子里冲。我叹了口气,有时候这些小家伙们真的蠢得可以。
萦绕着的黑雾从我身边划过,几个小幽灵围着找到的人飘着,乐此不疲地窜来窜去,其中一个还舒服地在那人的衣领上打了个滚。我得原谅它们的好奇,毕竟已经太久没遇到人类了。
我看着这个在流浪者都潜入水里的特殊时候依旧在外的人。按照凡人标准算是粗旷英俊的脸,披着陈旧的披风,长满枪茧的手握着一把霰弹枪,来自灵骨工匠的制造,我曾握着一把同样出自她手的利刃忠诚地保护我的国王和王后。
这都不是我所在意的。
他抬头看向我,眼里沉淀着我所熟悉的仇恨,除此之外还有藏在更深处的泥潭。可惜我离开了人世几百年失去了对情感的敏锐,无法断定他的念头。
我轻而易举地读到了他的记忆,仅限于背叛的那段故事。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复仇的渴望涌了上来。
“你想要报仇吗?马尔科姆·格雷福斯。”
对方戒备的脸色僵住,我的小亡灵因为不满于没有回应,狠狠地咬着他棕色的头发,虽然不会有任何感觉。
“你不渴望复仇吗?想想那个卑鄙无耻的背叛者。”
我激励他回想起所遭受的背叛。在黑夜里如狼的清冷的视野,捕捉到不远处的莹莹金光连接着一个人的身影。
看来,承诺可以很快完成。
转过身焦躁地看着似乎还在挣扎的人,心底的复仇之火疯狂地咆哮。他到底在沉默些什么?他在犹豫些什么?我不明白。
索性直接抽出契约,我伸出了手,黑色长矛静静地躺在手心,附着的灵火却躁动不安。我透过摇曳的冷火,窥视着他扭曲的脸庞。
“你知道你杀不了他的,而我可以。”
近乎低吼出这句话,虽然可能在旁人眼里依旧平淡。我困惑于自己反常的多话,在仪式中需要以沉默来保持神秘的应该是我。
终于,他接过了。那些围绕着的泛着幽光的小鬼魂化成水一样滚进熊熊燃烧的灵火里。
看着那把武器一点点接近他的心脏,我忽然想起了背叛者的长矛戳进后背的苦痛。冰冷虚幻的手指触碰着自己空无一物的胸膛,我开口,忽视那不成调的声音中显而易闻的悲鸣。
“你和我是一样的,格雷福斯。我们,是一样的。”

关于复仇者的自述,我只能窥伺到这里了,而接下来阐述的是虚假,亦或事实,交给你来定夺。

“你和我是一样的。”
复仇者蛊惑的话语停息在鬼魂吞噬的暗夜里。她冰冷的目光犹如白蚁般咬噬着对面人的神志。持枪者手中虚握的长矛颤抖着发出愤怒的共鸣。他就像下定决心一样,手一用力往胸口刺去。
嗡——
金色的流光刮裂空间啸叫着钉入幽灵体内,转角处一个身影轻巧又迅速地朝这边过来。格雷福斯硬生生地停住了惯力,尖锐的刺刃隔着单薄的衣服触碰着肌肤,距离心脏只有一厘米。他果断地将长矛调个头,手腕微微用力,武器脱手回到它该在的地方。
“从哪来,滚回哪去。”
他对陷入半昏厥的复仇灵体咧嘴而笑,伸手拽住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的人,毫不犹豫地转头就跑。人影因为粗鲁的动作脚下趔趄了下,无奈地抬手扶好帽子,任由对方带着他狂奔。
过了一会儿,清醒了的复仇者双眼浮现出愤怒的灵火,幽灵们瑟缩着,然而视野里早已没了人的影子。
一间略显破落的旅馆,消失的两人气喘吁吁地出现在这里。
“操,崔斯特你敢再晚点出手吗?”
被点到名字的人悠闲地褪去风衣,将其挂在落地架上。
“我只是在找一个最佳时机。”
他正闭眼依着枕头,鼻间轻哼一声,说不出是讽刺还是认同。
“东西拿到了吗?”
棉絮发霉潮湿的味道呛入咽喉,崔斯特皱了皱眉,嫌弃地掀开被褥。
“当然,为了你的枪我们可是从虎口里走了一趟。”
格雷福斯看了一眼小心放在床头的命运。他们好运地找回了她,可喑哑的枪口和碎裂的零件可不能靠运气修回。低声骂着敢把她整成这样的王八崽子,虽然估计早已被暗影吞噬了。
“那个幽灵找不找得到我们?”
突然想起了几分钟前的经历,惹一个打不死的鬼东西可不是明智的选择,他却不在意地问着。崔斯特走到床边,调暗了灯,昏黄的光线晃着半边脸,他懒散地回答着。
“或许有那么点可能。相信我能对付地过来,只要......”
刻意停顿着,崔斯特伸手搭上格雷福斯身后的床背,身体前倾,拉近了和对方的距离,帽子的边沿下压正好挡住一只眼,勾着促狭的笑。
“不是在干什么事。”
“滚。”
一把扯着那顶黑帽往下按,连带着对方的脑袋也受力垂了下来。崔斯特郁闷地移开自己的帽子,他直起身,头发因为之前的扯动而显得有点凌乱。
感觉到身边的床褥塌陷下去,格雷福斯转了个角度背对着。温热的呼吸抚过耳边,他哼着鼻子说。
“我之前见过她。”
他能察觉到邻近的身躯一僵,一只手贴近环过腰部,肌肤的接触传递着忐忑不安的信息。
“在一本记载着召唤仪式的书上。”
崔斯特松了口气,用沉默就此揭过。微微用劲收紧了抱着的力度,怀里的人象征性挣扎一下也任由他了。
看着格雷福斯闭上眼,软化了坚韧的神色。柔和润尽他钴蓝的眼眸,不由自主地在后耳根处落下一个轻吻。

END

*之前知道复仇之矛和牌枪两人的特殊语音就想格雷福斯答应卡莉丝塔了什么的,后来怎样都觉得男枪不会答应 所以前面的第一视角可以看成答应了 如果和后面连起来就是前面全在演他们耍了她哈哈哈
*卡莉丝塔第一视角的牌枪哈哈哈挺奇怪的owo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