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牌枪】命运

卡牌大师崔斯特x法外狂徒格雷福斯
嘈杂的声音贯入耳内,混着不明的叫骂和喝彩,崔斯特看了眼手中的纸牌,白亮的灯光打在上面,凝神细思。
熟悉的场合。
对桌坐着的正是格雷福斯,他叼着根烟头,不屑地看着崔斯特,恍然想起,这是和马尔科姆初次相遇的赌场。

身旁的庄家用狂热的眼神盯着他们,嘶哑着过度使用的嗓音。

“开?”
如果没错的话,那么……
自信地将牌摊开在桌面,抬眼看向对方不可思议的神色,勾起微笑。
同样的四张“A”。
瞬间的寂静后爆发的是响彻云霄的呐喊,两人对视一秒,同时起身。桌面被狠狠地砸裂,掀起的烟尘木屑暂时蒙蔽了众人的眼睛,两个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视野里。
崔斯特漫不经心地走在和许久之前一样腐臭潮湿的道路上,在碎砖烂瓦的转角顿了顿,踱步而出,子弹上膛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巷尤为清楚,面不改色地转身。
“你好,赌徒。”
即使身着陈旧的衣物,他依然保持着应有的优雅,下意识地想拉低帽子,却摸了空,只能讪讪地收回。
“我们合作吧。”
不可避免地收到了警惕地瞪视,目光打量着年轻的格雷福斯,本来还算是干净的长裤在逃跑的过程中粘上了泥泞,灰白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浸湿。
“有什么好处?”
顶在太阳穴上的枪口愈发用力,似乎是不留情面的想要解决他。
“那可就多了,伙计。我有周全的思考,不像你一样被识破后那么狼狈。简单点说,我缺一个实行者,两个人毕竟能增加成功率,不是吗?”
格雷福斯因为这句话有点不高兴,皱着眉思考。
片刻后快速地收回枪,狞笑着和崔斯特伸出的手重重地握着。
“希望不是个累赘。”
我怎么没发觉这时候的格雷福斯那么好骗。
得到同意的回答,他强捺下笑意,报出已好久没用的真实名字。
“托比厄斯。”
“马尔科姆·格雷福斯。”

“好极了。”
一桩赌盗的生意完美收工,看向身旁的人解决掉最后一个追杀者,不禁赞叹。
“哪来的衣服,跟傻子似的。”
格雷福斯瞥了眼在崔斯特身上突然出现的风衣和帽子。
“刚才在逃跑过程中在一家店里顺的。”
还是这家店的衣料舒服。
惬意地理了理宽檐帽,从不知道哪里抽出一件衣物递给正一脸鄙弃地看着他的格雷福斯。
“给。”
格雷福斯愣了下,接过扬开,是一件崭新的红色披风。他眯起眼得意地笑,顺势靠在格雷福斯身上。
“别靠在我身上!”
见对方有趋向炸毛的形势,崔斯特只好无奈地拉开距离。格雷福斯犹豫了一下,将它披在肩上系好。他满意地看着格雷福斯。
果然这件更适合你。

“托比厄斯,这笔交易可成?我们各得所需。”
两人嘴角挂着虚假的笑容,眼里的闪闪烁烁尽是算计。他刚想点头,脑里突然蹦现出之前格雷福斯的模样,那双深色眼眸包含着太多,愤怒、不解、仇视、复杂。猛烈地动摇了他原本的坚定,他开始犹豫不决。
已经出卖他一回了,这次,还要做相同的选择?
咬了咬呀,他选择放弃……
“遗憾的是我们不能达到共识。”
略显低沉的声音直接否决了来者的合作要求,微欠身客套地表示歉意,讽刺地一笑。看着放出恶言的离去者,手指留恋地摩擦着手中的纸牌。
我……放弃魔法。
即使心有留恋,也想去选择不一样的命运,而这次是未知。

“马尔科姆。”
叫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格雷福斯,后者闻此回头。
“崔斯特·费特。”
没明白过来的他不知所以地有些茫然,等着崔斯特解释。
“改名。”
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熟练地拿起自己的枪。
“逆命?这名字怎么听怎么不爽啊。”
他的双眼沉了几分,抿着嘴不开口。
“走吧,崔斯特。这桩生意大着呢。”
格雷福斯愉快地哼着小调,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崔斯特的沉默。
另一个命运。

“砰——”
能刺破耳膜贯入脑内的枪声,从身后破空而来飞速旋转的子弹。
“无路可逃了吧。”
空洞的枪口抵住他和崔斯特的脑袋,叹了口气。
这次他们两个都得进监.狱了,没有魔法能够依靠。旁边的格雷福斯依旧不肯服,拼命地挣脱束缚。他们靠的并不远,崔斯特似乎听见了谁的低语。
“崔斯特,你的速度应该够快吧?看来你得欠我了。”
还没反应过来,格雷福斯用力地甩掉夹持的士兵,俯身飞快地拿起自己的枪,迅速地扛起对准崔斯特。
“老子可不管你们,看我一枪全轰死。”
面色狰狞地大笑,只是眼底依旧冷静,寒光冷冽。
感受到士卒本能的退缩,崔斯特反手一拧,脱离了控制,几乎同时,带着火花的炮弹炸开,没有刻意地避开,似乎知道是绝对不会打到自己,敏捷地从人群里逃脱,叫喊声不断,能清晰地听到格雷福斯不甘的怒骂。拉低帽子掩住面容,倚在墙边。
该死的默契……
同样的结局,他这次却失去了任何能力。
远处的枪声猛得一震,然后是死寂般的沉默。
瞳孔骤然放大,手指在粗糙的墙壁上刮出血痕,心脏压迫地难受地喘息。
终究逃不过命运。

清幽的月光透过窗户一跃而下,跳在脸颊上,顺着颈脖滑下,照出莹莹白光。呼吸猛地一促,崔斯特从睡梦中醒过来,连带着吵醒了身旁正安稳地睡着的人。
“大半夜的,你他妈干什么?”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没好脸色地质问。
双手使劲绞着被单,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和庆幸涌出。侧身抱住疑惑的格雷福斯,十指扣住愈渐用力。
“听好了,马尔科姆。”
将头抵在格雷福斯的后颈处,贪念地感受着他的气息。
“我从不后悔背叛了你,从不。”
将恐慌收回眼底,紧紧地拥住对方。捕捉到崔斯特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惶,感觉到不正常,他按捺住心里激起的怒意,也任由崔斯塔低声自语。
终于完全清醒后,崔斯特重新扬起原来的微笑。
“崔斯特,你抱够了没!”
隐忍不住的格雷福斯直接暴躁起来,他窃笑着悠然收回手。困乏感再次来临,侧头看着已经入眠的对方,渐渐陷入黑暗之中。
这是他们的命运。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