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白

冷逆拆爱好者
南极圈永久居民
时不时才产粮 主要因为懒
几个常吃的坑里反复横跳
锁的cp不逆不拆!个人精神洁癖
一堆梗在备忘录躺尸...

The Card of FATE

#2.比尔吉沃特事件(末尾改编)
If 牌单箭头枪(格雷福斯视角)

如果有什么是比仇人相见更糟心的,就是和他绑在了一起。
波动的海面闪耀的利光刺痛了双眼,抬头是比尔吉沃特澈蓝的天。
我侧头看向崔斯特,他的脑袋耷拉着,珍爱的帽子消失了,藏青色大衣因刚才的搏斗有些微的损坏,不复之前光鲜亮丽的姿态。倒也难怪他不在意自己的模样,毕竟处在似乎无路可退的情况。
我忍不住嘲讽地笑出声,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狼狈又愤怒,虽然这不能消去我一星半点的快意。
是我把他逼入了绝境。
“万事都有因果报应,崔斯特。你的只不过来的晚了点。”
我坚信这将是崔斯特当年背叛我所要付出的代价,即使可能会搭上性命。
“我有尝试过去救你,马尔科姆,而且我从没放弃。”
他似乎已经无力去辩解,以往总挂着扑克式微笑的脸上第一次显现出苍白和颓废的色彩,却更像是苦苦哀求的乞者,只给别人流露自己想显示的贫乏。
“我觉得你说你爱我都比这真实,骗子。”
尽管是在生死关头,我也忍不住开玩笑着讽刺,奇怪的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余光瞥过,他的眼神飘忽不定,目光闪烁,试图掩去那份慌张。
不过已经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个了,船上那些喽啰开始繁忙起来,过不了多久我们都会被扔下大海,成为海底生物的饱腹之食。
张了张紧握的拳,掌心一张卡片蜷缩着,或许被我捏得有些褶皱,但愿它还能用。我原本想着在给崔斯特一枪前将这塞到他嘴里,可笑的是现在却成了唯一拥有生存希望的寄托。
一张纸牌,决定命运。
不着痕迹地塞到背靠着的人的手中,他很诧异,以至于我能感受到那轻微的颤抖。
“滚吧。”
毫无波动地催促了一声,又再次挣了挣被紧绑着的双手,受制的无奈充斥着内心。我只能赌,赌崔斯特真的如他所说的从未放弃过救我,尽管背叛已成事实。
我将视线转了回去,看着天水相见的一线暗黄,难得地放轻了声音。
“我赌我们不会再有能够交谈的时候,崔斯特。”
“那么输的人又将会是你。”
崔斯特轻笑出声,恢复了往常胜券在握的模样,看来他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对策。
我也笑着,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会赢。
“这次我绝不会丢下你,马尔科姆。”
总是慑人心魂的幽蓝双眸带着几分恳求地看向我,允诺下不知是真是假的话语。
鬼才相信。
魔法的轻鸣压迫着神经,瞬息间后背少了份支撑,那些恼人的惊叫和暴吼震得耳朵发疼。我看着普朗克愤怒的神色,挑衅地回以大笑。
更繁重的锁链顺带着之前绑崔斯特的那条丢在我的身上,真是该死。不过也没有我暴怒的机会,因为所谓的死神之女的葬礼开始了。
加速下坠的过程,涌入耳鼻的海水,越来越沉重的身躯,离海面的那一点残光越来越远,只能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锁链猛地被扯动,水蛇般的黑发拂过眼前,对上极为熟悉的蓝眸,崔斯特握着那把理应在普朗克手上的弯刀,竭力想要撬开锁却半天打不开。
妈的,只会乱捅的家伙。
所幸在他最后时刻解开了锁,手上的束缚一瞬间消失。已经陷入昏厥的人滑落,条件反射想抓住,不幸只从手边擦过。我没有再伸出手,向海面游去,看着他一点点地坠入冰冷的黑暗。
比尔吉沃特的海水带着一股海盗的狂野,破出水面之时宛如重获新生。
火光在不远处猛烈地炸开,作为入夜的天空最后的光彩。
我攀住飘来的浮木,指间触摸到不属于木材的质感,小心地揭了下来,一张失去了光彩的纸牌刻画上简单却诡谲的图案,魔法的残余引起细微的压迫。
狂怒的海风刮过,只是轻捻着的卡牌被卷走到几尺远的海面。我向下看了眼比尔吉沃特浑浊的海水,除了隐隐约约蔓绿的海草外什么也没有。
终于靠上了岸边,海腥味充斥着全身,拖着沉重的步伐策划着下一步的行程去寻觅回遗失的爱枪“命运”。
最后望一眼这个命运转折的夜晚,我突然回想起在船上的赌约,不禁咧嘴而笑。
我赢了,崔斯特,赌注是我们其中一个人的性命。

END

评论

热度(5)